pc蛋蛋假的

極品女性網,盡顯女人本色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 收藏本站
感情ganqing
話題
職場
感情
攻略
情感故事

做過愛,還能做朋友嗎?

編輯:極品女性網 2017-09-27 16:13 極品女性網 字體:

瀏覽:0次

第1章 捉奸在床 萬籟俱寂,東邊的地平線泛起的一絲絲亮光,寧淺語揉著僵酸的脖子,站在A市有名的豪苑小...


第1章 捉奸在床

萬籟俱寂,東邊的地平線泛起的一絲絲亮光,寧淺語揉著僵酸的脖子,站在A市有名的豪苑小區的樓底下,仰頭望著樓上那個有一點點昏暗燈光的窗戶,臉上滿是甜蜜。

原本一個星期前,她就跟未婚夫約定今天去渤海灣看婚紗的,卻因為突然被通知今天有個重要的手術,她只好打電話給未婚夫打電話取消今日的行程,當時的她未婚夫很失望地掛斷了電話。

卻沒有想,昨晚醫院把那臺手術給提前做了。通宵手術的寧淺語,顧不得回去休息,便直接搭乘計程車,來到未婚夫在豪苑小區的公寓,就是想給他一個驚喜。

心中帶著滿滿的喜悅,寧淺語上了樓。

但打開房門后,寧淺語忽然意識到有點不太對勁。

因為她隱隱約約聽到一種很奇特的聲音,從沒有關緊門的臥室中,不斷地傳出來,鉆進她耳朵里。

“啊,你輕點!”

“你要快點,又要輕點,你到底要我怎么樣?”“你真壞!”

寧淺語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這樣的對話意味著什么,她很清楚。

頓時,她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身體不由一個趔趄。

“不……不可能!”

寧淺語不敢相信,應該說她不愿意相信剛才聽到的聲音。

她強撐著,一步一步靠近臥室,心里拼命地找著借口安慰著自己:“房間里的一定不是錦博,肯定是錦博把房子暫時借給朋友。對,是別人!”

然而,無情的現實的擊碎了寧淺語最后一絲幻想。

透過半開的門,可以看到床上有兩道糾纏在一起的身體,一個是她的未婚夫慕錦博,一個是她最要好的閨蜜戚雨薇。

戚雨薇糾纏著摟住慕錦博的腰,努力地在男人的身上尋求快感。

而男人則躺在那張舒適的床上,以雙手握住她纖細的腰肢,他和她深深的允吻起來。

“嗯,錦博,你太棒了!”

“是嗎?”男人的聲音沙啞,一個翻身把女人壓在身下,更加猛烈的進攻。

女人在慕錦博的耳邊細語,“錦博,你好厲害,我快要死了。唔……淺語可真的幸福!”

“別給我說她!”男人的語氣中帶著怒氣。

“怎么了?啊……錦博,淺語?”女人的話還沒有說完,男人一個沖刺便讓她弓起身子,女人不自禁的又發出柔柔弱弱的聲音。

她的視線逐漸地變得渾濁,在逐漸高深的魚水之歡中,她的思緒漸漸地變得模糊。

可是,在不經意之中,門口的那道人影讓她頓時拉回了所有的理智。

“什么淺語?小妖精,你比淺語那保守的女人有趣得多了!”慕錦博一點都沒有發現他嘴里那個保守的女人,正站在他身后,還在得意地展現他的男性雄風。

寧淺語沒有想到,她通宵加班做完手術來給未婚夫一個驚喜,卻撞上她的未婚夫和她的閨蜜上床。她和慕錦博戀愛整整三年,兩人的感情一直很好,連訂婚的日期都已經定下了,他說過要跟她過一輩子,說會永遠愛她,這就是慕錦博的一輩子和愛?

寧淺語的身子一晃,手上的外套落在了昂貴的地扳上。

“錦博,淺語在那里。”戚雨薇的眼神中閃過一道陰謀得逞的光芒,然后將趴在自己身上的慕錦博推開。

慕錦博一轉身,就看到原本應該在醫院做手術的寧淺語竟然站在門邊,“淺語……你不是在做手術?怎么來了?”

“是啊,我應該在做手術的,怎么就來了呢?”寧淺語真的覺得好笑,因為她要做手術,他就跟她最要好的閨蜜做對不起她的事?她的眼神落在戚雨薇的身上,“雨薇,我寧淺語是有多對不住你?讓你要來搶我的未婚夫?”

接觸到寧淺語燃燒著憤怒的目光,戚雨薇抱身子往被子里縮了縮,“淺語,我和錦博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的,都是我都錯,我……”

戚雨薇的話還沒有說完,寧淺語就一個巴掌甩在她的臉上。

“啪!”

頓時那一張精致的粉臉上,就多了一個猩紅的巴掌印。

“夠了!寧淺語!”慕錦博一把推開寧淺語,把戚雨薇拉到身后,他鐵青著臉,瞪著寧淺語道:“你人古板傳統,一點也不解風情,我們在一起三年,你除了親臉頰和牽手,碰都不讓我碰一下,我是個男人,是個正常的男人,不是和尚!”

“這,就是你背著我和她在一起的理由?”寧淺語低聲笑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她突然抬起手,給了慕錦博一巴掌。

“啪!”

慕錦博是含著金勺長大少爺,誰敢打他?被寧淺語甩一巴掌,一張俊臉立即猙獰了起來,一手抓住寧淺語的手腕,“寧淺語,你不要太過份了!”

“呵呵,慕錦博,我過份?這一巴掌是你背叛愛情的代價!”寧淺語一把甩開慕錦博,轉身從房間里跑了出去。

寧淺語從小區跑出去后不久,一輛黑色的奧迪,緩緩地從小區外的拐腳處開出來。

后車廂內坐著個男人,俊美至極的臉龐,籠罩在宛若實質的陰冷戾氣之中,令人望而生畏。雖然他是坐著,但依舊是能看出他很高大,至少是在190公分以上,背挺的很直,健碩的身材包裹在純黑色的范哲思定制西裝里,完美的衣線把他的身材勾勒的完美無缺,一頭宗色的頭發帶著點自然卷,整個人給人一種無懈可擊的感覺。

男人的眼神落在急匆匆跑出小區的那嬌小的身影上,黝黑的瞳孔深邃得看不見底。

他很早就找人調查過慕錦博和戚雨薇之間的曖昧,而讓寧淺語發現真相,促使她和慕錦博之間的感情破裂,一直都是他打擊慕錦博計劃的一部分。今天這出戲,也是他親自導演出來的,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他沒有預期的那么高興,反而有種奇怪的壓抑……

葉昔看一眼后視鏡中的男人,低聲問,“辰少,寧小姐已經從二少爺的公寓出來,從她的反應來看,一切都按照原計劃在進行,現在我們回去嗎?”

車廂中是一片靜謐,男人并沒有回答。葉昔靜靜地等待著辰少的命令。

良久之后,男人沙啞著聲音回答,“跟上!

“是!”

黑色的奧迪像一只神秘的幽靈隱藏在黑暗之中……


第2章出車禍

出了小區,寧淺語那強忍了許久的眼淚,終于是順著臉龐滑了下來。

她是個單親家庭的女兒,跟母親相依為命,從醫學院畢業后,她就認識了慕錦博,起初母親死活不同意,說他們之間背景差距太大,將來兩人會產生矛盾。寧淺語不聽,她不惜跟母親決裂,也要跟慕錦博在一起,這三年來,她都很少回母親那里。

他們連訂婚的日子都定下了,就等著年底兩個人休假訂婚。結果,卻發現慕錦博背著她和閨蜜好上了,而她的閨蜜戚雨薇,從小跟她一起長大,幾乎可以說是無話不說,跟母親鬧掰后,她幾乎把戚雨薇當成親妹妹,戚雨薇畢業后一直沒有找到滿意的工作,她厚著臉皮第一次求慕錦博幫忙,卻沒有想到戚雨薇會和慕錦博混在一起,還是她親手把他們給送到一起的。

“你把愛視為生命的唯一,結果人家當成草芥。

“你把閨蜜當成寶,結果閨蜜把你當根草。”

“未婚夫和閨蜜同時背叛你,寧淺語你的人生整個就是一場悲劇!”

寧淺語低低地笑了起來,笑得淚流滿面,笑到后來,她直接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臉上,“寧淺語,你就這點出息?三條腿的蛤蟆難找,兩條腿的男人不到處都是?為了一個人渣慕錦博,用得著嗎?像戚雨薇那種不要臉的女人,你當她是什么朋友?不過是婊砸罷了!”

臉上火辣辣的疼,卻掩蓋不了寧淺語心底的傷,被兩個最愛的人同時背叛的那種心傷。

突然一聲緊急的剎車聲響起,寧淺語抬起頭,朦朧間看到一輛車,朝著她撞過來。她只覺得渾身一陣酸軟無力,像是渾身被抽干了力氣,連躲的力氣都沒有了。

“淺語!”

隱隱地,她聽到有個人在喊她的名字,是誰?

她只感覺到一陣劇痛從她的右手臂傳過來,然后進陷入了昏迷之中。

寧淺語只感覺到渾身都痛,卻敵不過右手的劇痛,她想睜開眼睛,印入眼簾的就是一片雪白,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一張驚喜地臉就湊到了她面前,“小姐,你醒來了?你可昏迷了一整天了。”

寧淺語這才注意到,這里是病房,而跟她說話的是護士小姐。

她記得她從豪苑小區跑出來后,沒注意,撞上了一輛車,是誰送她來醫院的?她被車撞的時候好像聽到有人喊她,是慕錦博嗎?寧淺語激動地用手撐著身子想要坐起來,卻只感覺到右手一陣劇痛,“啊!”

“小姐,你別亂動,你右手斷了,剛從手術室出來。”護士小姐驚地跑過來制止寧淺語。

右手斷了?對一個外科醫生來說,手是有多么的重要。瞪著右手上的繃帶,寧淺語只感覺到一陣天昏地暗。

見到寧淺語不說話,護士小姐在確定寧淺語的手沒事后,便離開了病房。

一直到手機鈴聲響起,才讓寧淺語回過神。

寧淺語拿起手機,才發現竟然是醫院的電話。

“寧淺語,因為你手術中出現錯誤,導致你的病人開刀后,出現嚴重的并發癥的情況,最終導致病人死亡……醫院決定吊銷你的行醫資格證,并辭退你,請你盡快過來辦辭職手續,并給予病人家屬賠償。”

寧淺語越聽越心驚,聽到后面,身子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她前天晚上做的那臺手術的患者,在昨天中午突然出現了并發癥,沒有了呼吸。

術后并發癥之類有很多,這樣因為并發癥出現死亡的情況雖說少見,卻不是沒有。但一般情況下向家屬好好的解釋不會有問題,或者醫院會為這事負責。而現在,醫院竟然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她的身上?讓她負全部責任?還讓她賠償?

寧淺語猶如掉入了冰窟,連電話都忘記是怎么掛斷的。

她失神地開始給醫院里交換過手機號的人打電話了解具體的情況,只可惜,有些人根本就不接她電話,有的人就算是接了,也是隨便說兩句就掛斷了。

還真的是人性薄涼啊!想她以前是醫院神經外科科室最年輕的主治醫生,多少人對她阿諛奉承、獻殷勤,而現在,個個視她如毒蛇,生怕被她給連累了。

寧淺語垂著頭,把手機給扔在了病床上。

寧淺語沉默不語整整一天,一直到晚飯的時候,護士小姐給她送晚餐過來。

“寧小姐,吃飯了!”護士小姐把床上用的小桌推出來,然后把餐盤放在上面。

寧淺語盯著盤子看了一眼,獨立的豪華病房,還有專門的護士照顧,難道是慕錦博安排的?“護士小姐,請問一下是誰送我到醫院來的?”

護士小姐說,“寧小姐,送你來的人是誰我不知道,你的手術是上面的人安排的。”

寧淺語更加確定是慕錦博了,他這是干什么?照顧他的前任未婚妻?寧淺語只覺得很好笑。

“護士小姐,我要轉到普通的病房,麻煩你!”

“什么?”護士小姐奇怪地看一眼寧淺語,“寧小姐,你的病房是上面安排的,我沒有權利幫你轉。”

寧淺語激動地就要起身,“我不要用慕錦博的錢,我要聽他的安排……”

“寧小姐,您別激動,要是再傷到手,可不得了!”護士小姐勸說著寧淺語。

寧淺語固執地道:“那你去幫我轉到普通病房,然后幫我把費用繳清。”

“寧小姐,這不行的。”護士小姐真的為難了。

“那我出院吧!”她不要再跟慕錦博扯上任何一點的關系。

“寧小姐,我幫你去問問。”最終護士小姐妥協了。

寧淺語靠在病床上,望著窗外,暮色暗淡,殘陽如血,夕陽以一種欲留不能留的姿態,很像垂死掙扎的絕望,正如她一樣。

一天之內,未婚夫和閨蜜同時背叛,發生醫療事故讓她沒有了行醫資格證,斷了拿手術刀的手……

在寧淺語病房隔壁的VIP病房中,隱隱有聲音傳出。

“辰少,寧小姐堅決從VIP病房中搬出來,并堅持自己支付費用。”

“隨她去。”

“是,屬下知道。”


第3章噩耗傳來

卻沒有想,寧淺語還沒有來得及從VIP病房中搬出來,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手機鈴聲響起,看到是家里的電話,寧淺語的身子一怔,指尖有些顫抖地接通,“喂,媽。”

“淺語啊,我是隔壁的王婆婆,你媽心臟病發作,被送到了市三醫院搶救……”

寧淺語已經聽不到電話里的王婆婆后面說些什么了,她整個腦子里,都只有一個反應,她媽媽突發心臟病進醫院了。

她慌張地從病床上跳下來,抓著包就往外跑。

“哎哎哎,寧小姐,您現在去哪?”護士小姐追出病房,朝著寧淺語的背后大喊,后者沒有回應,反而驚動了隔壁的人,葉昔推著慕圣辰從里面出來。

這個男人長得真俊,可惜竟然是個殘廢。護士小姐的眼神落在慕圣辰的雙腿上,一臉的惋惜。

“她人呢?”慕圣辰的眼底也幽然染上一絲不易察覺的冷意。

護士小姐的眼神一縮,顫抖著指尖指著樓梯間的方向,“她往樓梯間跑了!”

“葉昔,從電梯下去。”清冷的聲音中似乎沒有半點的情緒,但是跟隨在慕圣辰身邊多年的葉昔知道,辰少這是微惱的前奏。

辰少為什么微惱?葉昔沒有時間多想,趕緊推著慕圣辰進入電梯。

一直跑到醫院外,寧淺語才注意到現在已經很晚,外面的冷風吹得她的身子忍不住打個寒顫,右手幾乎痛得麻木。她深吸一口氣,準備去醫院外面打車。

突然看到一個對她來說不算太陌生也不算太熟的人,正坐在醫院大門口等車。他是慕錦博的大哥,寧淺語只是見過他幾次,他給她的印象是很孤僻,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慕大少!”這么晚他怎么會來醫院?

當寧淺語的眼神落在他的腿上,她也明白他出現在這里是為什么了。

慕圣辰幽沉的目光朝著寧淺語看一眼,淡漠的點了點頭。

這時候葉昔開著車過來,停在醫院大門口的臺階下。

葉昔從車上下來,跟寧淺語打了聲招呼,“寧小姐!”然后就準備推著慕圣辰上車。

寧淺語急急地擋在慕圣辰的輪椅前,“那個……慕大少,求你幫我個忙好嗎?”

“說。”輕抿的薄唇中,吐出一個字來,冰冷得幾乎讓人凍結。

寧淺語吞了吞口水回答,“請慕大少送我一程可好?”

說完后,寧淺語就后悔了。冷漠的慕大少,怎么會送她?何況現在她和慕錦博分手的事應該已經傳進慕家大院里了,他更加不會理睬自己了。寧淺語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

卻不想慕圣辰淡淡地回了聲,“上車。”

寧淺語以為慕圣辰是說讓他的那個貼身保鏢葉昔送他上車,所以她很自覺地后退一步,卻沒有想到葉昔并沒有動,反而是禮貌地朝著她道:“寧小姐,辰少是讓你上車。”

“啊?謝謝!”寧淺語沒有多想,爬上了后車座。

“寧小姐,你……”葉昔原本想說我們辰少有潔癖,請你坐副駕駛座位,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慕圣辰給打斷了,“葉昔,把我推過去。”

葉昔摸了摸鼻子,乖乖地把把慕圣辰的輪椅推到后車廂車門邊。慕圣辰雙手扶著輪椅的手把,把自己給撐起來,往后座上移去,突然一只纖細的手用力地撐著他的肩膀。

慕圣辰的頭抬起來,就看到寧淺語正低著頭,費力地想要用沒有受傷的左手扶住他。

他們之間靠得很近,他的鼻息之間,滿是她發絲的香味。

讓他想起三年前,他在慕家大院的后花園里,因為不小心從輪椅上摔倒,也是她小跑著過來,費力地把他給扶起來。

寧淺語抬起頭發現慕圣辰正出神地看著她,不知道在想什么,那迷惘的眼睛,幾乎讓她迷失在里面,寧淺語慌亂地松開手,也讓慕圣辰回過了神。他朝著寧淺語看一眼淡淡地道:“謝謝,我可以自己來。”然后雙手一用力,便坐在了寧淺語的旁邊。

“沒事。”寧淺語微微有些尷尬,她朝著里面微微移動了一下。

外面的葉昔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剛才慕圣辰和寧淺語之間的詭異氣氛,他把輪椅折疊好,送到后備箱后,才上了駕駛室。

“寧小姐,請問你要去哪?”葉昔回過頭來問寧淺語。

寧淺語這才想起母親的事來,“市三醫院,麻煩你了。”

見到寧淺語很著急,葉昔也沒有多問。

奧迪開出第一人民醫院的停車場,往第三人民醫院而去。

寧淺語靠在后座上,因為擔心母親,眼神都有些迷蒙。

突然一道溫暖蓋在她身上,她才回過神,然后就看到慕圣辰的西裝,正蓋在她身上。

“慕大少,我不用。”

“穿上!”慕圣辰冷硬的劍眉微微地皺了起來。

葉昔雖然覺得今日的辰少很奇怪,卻依舊目不斜視地開著他的車。

車剛停在第三人民醫院,寧淺語來不及跟慕圣辰道謝,便急匆匆地下車跑進了醫院。

“辰少,天涼,我們先回去吧。”葉昔回頭看向后座的慕圣辰。

“跟進去。”慕圣辰的語氣中帶著毋庸置疑。


第4章拒絕他的提議

A市第一人民醫院病房外,寧淺語趴在玻璃窗上,看著病房里面醫生正在對病床上的人進行搶救。她的身子往下滑,最后跌坐在地上,臉上布滿淚水。

“淺語啊,醫生還在為你媽媽搶救,你先別著急。”旁邊一個大媽安慰著寧淺語,后者卻一動都不動。

突然間病房開了,寧淺語立即爬起來,抓住醫生的衣服激動地問。

“醫生,我媽她怎么樣?”

注意到寧淺語的右手還打著石膏,醫生也不敢拉開她,只得道:“你母親心臟病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再加上長時間的憂思過慮,這次受了刺激,才會導致心臟出現驟停,還好送過來及時,病情暫時控制住了,不過……”

“不過怎么樣?”寧淺語激動地問。

“她心臟部位功能受損嚴重,需要盡快安排手術。”

“麻煩醫生盡快安排手術。”寧淺語的語氣滿是焦灼。

“先辦住院手續,待情況穩定,便會安排專家會診。”

“好的,謝謝你,醫生。”

醫生離開之后,寧淺語就被護士帶著去繳費去了。

“麻煩你,心內科,寧淑君女士繳費。”寧淺語從兜里掏出銀行卡來。

“寧淑君女士兩萬八千!請問現金還是刷卡?”

“刷卡!”

“不好意思,您卡上余額不足。”

寧淺語的臉上閃過一道尷尬,“我能不能先把住院手續辦了,其他的明天再來交?”

對方朝著她看一眼,然后開始進行清算。

繳費后,寧淺語垂頭喪氣地坐在病床邊,望著眼睛緊閉的母親。

聽醫生說,母親一直有心臟病,身為她的女兒,卻一點都不知道,自己還真的不合格。而她現在竟然連母親的手術費都交不起。

原本寧淺語身為外科醫生的工資算已經不算低了,只是這三年來,她和慕錦博談戀愛,因為慕錦博家境的原因,她并不想示弱,所以她從來都不會占慕錦博半點的便宜,兩個人吃飯、買東西什么的,一向都是AA制。有時候她給慕錦博買的衣服,幾乎花掉她一個月的工資,寧淺語原本存款就不多,再交掉醫院VIP病房的費用和母親的住院費后,她的存款已經所剩無幾了。

病床上的人緩緩地睜開眼睛,寧淺語立即收拾好心情站了起來,“媽,您醒了?”

寧淑君眼神在愛女的臉上掃一圈,最后落在她打著石膏的右手上,“淺語,你手怎么了?”

寧淺語低頭看一眼自己的臉,露出勉強的笑,“媽,我手不小心脫臼了。”她不敢跟媽媽說她的手斷了,怕媽媽擔心。

“淺語,你怎么這么不小心?你是神經外科醫生,手是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啊!”寧淑君嘴上責怪著女兒,眼神中卻是帶著寵愛。女兒因為那個男人,一直都跟她有隔閡,她們母女倆,多久沒有這么面對面坐著了?

“媽,我知道,沒事的。”寧淺語安慰著母親,“媽,你可有哪里不舒服?我去把醫生叫過來。”說著寧淺語就要起身,卻被寧淑君給拉住了,“語兒,我沒事,來讓媽看看你……”

“媽媽,對不起,之前都是我的不對。”寧淺語坐在床邊,低聲認錯。

“淺語,是媽不對,是媽一意孤行。只要你喜歡他,只要你過得好,媽媽同意你和他的事。”寧淑君說著哭了起來。

“媽,我知道。”寧淺語撲倒在母親的懷里,她以前怎么那么不孝,竟然為了那么個男人跟母親差點斷絕關系……不過,以后就好了。等媽媽的手術做完,她就好好地照顧著她,一直守在她的身邊。

跟母親聊了很久,一直到母親疲倦地睡著了,寧淺語才輕手輕腳地從病房中走出來。

寧淺語咬緊下嘴唇,靜靜地在長廊上坐下來。

突然她的面前出現一雙昂貴的意大利手工皮鞋,抬起頭,果然看到慕圣辰坐在她對面。

“慕大少!”這么晚了,他竟然還沒有回去!寧淺語偏頭才注意到她的身上還穿著他的外套,趕緊起身脫下來。

這個時候寧淺語才發現外套早就沾上了些灰塵。她的臉上有些尷尬,“慕大少,外套我明天送洗后,再還給你。”

“我可以給你母親最好的治療和恢復,并讓你的手恢復如初。”男人的聲音如沐春風,但他所說的每句話,都刺進寧淺語的心里。

很顯然,他已經把她給調查得徹底。

寧淺語的臉上閃過被人洞悉的狼狽,她深吸一口氣道:“慕大少說笑了。”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個道理誰都明白,所以寧淺語自然不會傻到以為慕大少是施恩不望保的慈善家。而她很清楚,有錢人的游戲,她玩不起。

“你想清楚后,可以聯系葉昔。”慕圣辰的聲音淡淡的,旁邊的葉昔立即取出一張名片遞給寧淺語,然后才推著慕圣辰離開。

寧淺語全身虛軟地滑坐在地,幽暗的燈光,把她孤獨的剪影拖得很長很長。


第5章慕大少的條件

第二天上午。

緊急的呼叫鈴、凌亂的腳步聲回蕩在病房之中,緊接著慌張的寧淺語被護士給推出病房。

她焦急地在病房前踱來踱去,眼神瞟著病房的方向。

早上母親還好好的,等她端著早餐進來,卻叫不醒她了。

“不會有事的,不會的!”寧淺語反復地安慰著自己。

一個小時后,醫生才從病房中出來。

“醫生,我媽她怎么樣了?”

“寧小姐,病情惡化,必須盡快手術,你去繳費,我來安排手術。”說完醫生轉身就走。

卻被寧淺語給叫住了,“醫生,手術費需要多少?”

“二十五萬!”

“這么多!”寧淺語低呼著。她真的沒想到媽媽的手術費這么貴。

“寧小姐,我們市三醫院是堅決按照國家的標準收費的,你母親這個手術二十五萬不算多。”醫生看了寧淺語一眼,語氣冷了幾分。

“是,我會盡快交齊手術費。”寧淺語低頭回答。

“哼,連手術費都交不上,還想著盡快手術呢!”醫生嘀咕一聲,轉身就走了。

寧淺語咬著下嘴唇,返回了病房,看著床上戴著氧氣罩的母親,良久后她才離開。

“請問是葉助理嗎?我是寧淺語,我想找一下慕大少!”

寧淺語依照約定的時間,來到葉昔電話中所說的地點。

那是同樣位于豪苑小區,不過卻不是和慕錦博同一棟,而是在另外一棟。

望著小區的大門,寧淺語深吸一口氣,踏進小區。

來到公寓前,寧淺語按下門鈴,很快葉昔便打開了門。

“寧小姐,不好意思,你這么忙,還讓你跑一趟的。”

“沒事。”本來就是她有求于人,上門也是應該的。寧淺語跟著葉昔走進去。

整個客廳的是偏冷的色系,跟慕大少的性格很符合。一直跟著葉昔來到書房前,葉昔打開門讓寧淺語自己進去,便離開了。

寧淺語朝著里面看過去。

辦公桌前,男人正在低頭忙碌。他的側臉深邃立體,原本淡漠、冷清的眸子染上了沉思,連她走進書房都沒有注意到。

“咳咳……”一直到一陣劇咳嗽聲,才讓寧淺語回過神。

他病了?她這才注意到,他身上蓋著厚厚的毯子。

“慕大少!”

“恩,你來了。”慕圣辰把手上的資料放下,揉了揉眉心。

“慕大少,你真的可以讓我母親接受最好的治療?”

“我們可以簽個協議。”寧淺語的答應似乎在慕圣辰的意料之中,聲音清冷,沒有起伏。

“我相信你,慕大少,說說你的條件吧。”寧淺語不知道慕圣辰到底是要她干什么,但她知道,她沒得選擇。

“我們協議結婚。”慕圣辰的薄唇中吐出這六個字,說得那么的輕巧、那么的隨意,似乎這是在說今晚吃什么一樣的簡單。

“協議結婚?”寧淺語沒有想到慕圣辰會提出這么一個條件,一時間傻在那里,不知道該怎么反應。

“怎么?不同意?”慕圣辰的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嘲諷,似乎在笑寧淺語的孝心也不過如此。

“為什么是我?”寧淺語盯著慕圣辰,如果要找個女人協議結婚,她相信只要慕大少縱臂一揮,即使他殘疾了,依舊有無數女人巴上來吧?雖然說她長相還算端莊,但可別忘記了,她幾天前還是他弟弟的未婚妻。

慕圣辰有些不自然地移開眼睛,淡漠地道:“似乎你并沒有資格問這個問題。”

是啊!她有求于人,有什么資格問?寧淺語微微低下頭,“我知道了。”

看著情緒低落的寧淺語,慕圣辰竟然覺得心中有股不舍,他甩了甩頭,安慰著自己,這是計劃中的一部分,那股不舍,不過是他發燒出現的錯覺。

“晚點,葉昔就會去處理你母親的事。”慕圣辰說完,朝著外面喊道:“葉昔,送客。”

葉昔很快就端著杯子進來,“辰少,該吃藥……”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慕圣辰給瞪一眼。葉昔很無辜地摸了摸鼻子,把藥和杯子放下,朝著寧淺語道:“寧小姐,請!”

她一路恍惚地走出慕圣辰的公寓,突然身后傳來一聲緊急的剎車聲。

“沒長眼睛啊!竟然擋在大門口!”熟悉的叫罵聲從身后傳來,寧淺語一回頭,便看到戚雨薇正坐在蘭博基尼中,指著她破口大罵。

當看到是寧淺語,戚雨薇認定寧淺語是來豪苑小區找慕錦博,她立即猙獰著一張臉,“寧淺語,你還真的不要臉,不是跟錦博說分手分得那么決絕嗎?怎么現在又來糾纏他?”

小區門口的人本來就多,聽到戚雨薇的話,大家立即開始圍過來對著寧淺語指指點點。

“戚雨薇,你身為第三者,爬上別人未婚夫的床,到底是誰不要臉?”果然寧淺語這句話一出,大家立即掉轉矛頭指向戚雨薇,畢竟小三人人都喊打。

戚雨薇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她原本以為寧淺語那么愛慕錦博,不會讓他丟臉的,卻沒有想到寧淺語這么大聲宣告出來。

“戚雨薇,請你記住,就慕錦博那種人渣,別說讓我寧淺語來糾纏他,就是送給我,我都不會要。我還要感謝你接手了他。”寧淺語冷笑著說完這句話,留下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戚雨薇離開了。

寧淺語轉過身去的臉,已經滿是淚水,從今天起,她寧淺語不再是以前的寧淺語!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免責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品女性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全站精品文章閱讀 RECOMMENDED READING
民以食為天,為何A股餐飲企業那么少?
賈靜雯為咘咘慶生 咘咘說自己:2個歲
盤點熱戀中女人的低情商行為
把綜藝拍成戀愛紀錄片?吳昕潘瑋柏高甜不止在節目里
薛之謙《別》封面雷同被指侵權 原攝影師回應:未授權
賈乃亮李小璐帶甜馨草坪玩耍 一家三口溫馨有愛
人民日報:“階級固化”論調不成立 王寶強就是例子
處女座最典型的五個特征 讓人無法反駁
風情萬種的萬種風情
買房不如奢侈品 新生代消費者助推大牌業績暴增
SOUFEEL 英女王首選925純銀愛的寓意精美手鏈-CL0139
藏在蕾絲里的春日氣息
連衣裙走天下
BVLGARI寶格麗原單2015年新款渡18K金時尚鑲鉆經典戒指-XJA03
GUCCI古奇原單2015年新款原版牛皮時尚高端氣質大方女士包包-DLH
2014年最新Fine Jewelry系列包18K白金微鑲施華洛水晶珠寶項鏈耳
常見卡路里低的食物 想減肥吃它們
5款豐胸食物讓你凹凸有致
香水灑在哪里最性感?
正確瑜伽 專家點評正確的練瑜伽動作姿勢
經期減肥的好方法 做好它們快速瘦身
瑜伽撫臉動作 簡單的瑜伽撫臉法動作教程
臉上的皺紋去除小妙招 教你抹去歲月的痕跡
在家怎樣快速豐胸 教你5種豐胸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PRADA普拉達原單2015年新款進口牛皮爆款高端時尚手包-BBL
Ferragamo菲拉格慕原單2015年新款原版羊皮爆款女士包包-MR
浪琴LONGINES 原裝瑞士機芯小秒經典包金白表盤咖色表帶日歷男士
【高端】2012歐米茄omega 原裝瑞士陀飛輪自動機芯 歐米茄蝶飛 皮
小香包包 白銀五金鏈菱格手拿包
卡地亞Cartier SA 2014年新款原廠原裝鑲施華洛世奇鉆全自動石英
dior迪奧包包 新款夾層鏈子包
Bottega Veneta 2014年最新蛇紋金屬鏈牛皮照心鏡女包-XH
《青春旅社》王源綠色出行活力滿滿虛心求教苦練吉他
王俊凱的女朋友李佳寧照片 王俊凱女朋友李佳寧個人資料
這些名人的“姓氏” 被你搞錯了好多年
葉挺子女 葉挺將軍的子女現狀介紹
HTC證實裁員 北美地區將有100名員工被解雇
王菲謝霆鋒預支蜜月?大理度假5天4夜
金星贊王凱做人做事有格局 疑懟靳東不會做人
巴西:245人同時從橋上蹦繩 欲創世界紀錄
子宮后位如何受孕? 推薦改善子宮后位的6種運動!
嬰兒奶瓶講究大 如何挑選奶瓶材質
孕婦吃什么魚好? 孕婦不能吃哪些食物?
有益寶寶大腦發育的五種食物
孕婦煲湯食譜大全 新手媽媽必備的的三大開胃菜
給寶寶選鞋太隨意 當心腳變形害一生
寶寶初入幼兒園 這樣做可以讓他愛讀書
好“孕”真有這么難嗎?看這里,教你抓住幸“孕”的小尾巴
董易奇一周生肖運勢(10.2-10.8)
1994年屬狗的人2019年運勢及運程大全解析
淺談:如何真正的做到改變命運?
2017年生肖雞10月運勢
超靈驗開運大師一周運勢(9.20-9.26)
水則堂2017年10月4日生肖運勢
2017年走不尋常路的生肖
賴國光2017年5月生肖運勢
養只像老虎一樣的狗——加納利
大白熊掉毛怎么辦
牛頭梗的品種有哪些?
自己動手DIY秋田犬的頭發
狗狗也有逆反期?
杜賓犬訓練
N—BONE 幼犬磨牙環 還原磨牙棒的真實用途
德國牧羊犬吃什么好
pc蛋蛋假的 七乐彩今晚开奖视频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带连 三分快三平台计划软件 转盘游戏规则怎么写 3D彩票稳赚不赔组六 ag国际公馆 双色球输入号码查询器 gta5ceo干什么赚钱快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查询 北京塞车计划软件 奔驰宝马单机免费游戏下载 究极绿宝石5.0下载 长期跟踪 稳赚 街头篮球单机游戏下载 全网最早更新资料36码 福建体彩网